Another RayJune

寻找思想之路小记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条通向自身的道路。每个人的真正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社会角色的懦弱伪装,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

————黑塞《达米安》

前言

阮一峰老师是”文艺”程序员中的佼佼者,RayJune很欣赏他。
这篇文章来自阮老师博文集的摘录。
原文连接

谈自由软件

“自由软件不仅仅是关于软件代码的,它们也与自由、分享有关,与社会有关。它们与创造有关,与美有关。这些代码深处寄托着我们最美好的心愿以及对最丑恶的东西的反抗,它将和人们的恒心共久长。”

谈盖兹比

盖茨比实际上是死于痴情。付出爱是他生命中的需要,无法停止。

我们中的有些人就是有着远远多于常人的感情,他们的爱就像一座剧烈的火山,是一定会爆发出来的。真正的艺术家大多是这种人,他们的作品就是发泄感情的一种方式。 可惜大多数时候,这种爱都是白白付出的。我们会爱错人,拼命追求那些根本不值得爱的人。或者更悲惨的是,有时候我们会找不到可以去爱的人,甚至生活的环境根本就禁止你去爱。

谈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在一封给玛丽的信中,这样写道:

“这一刻如果你在这儿,我会不畏任何理由,给你一个惩罚的吻,好好地嘲笑你一番,这是你该得的,甜蜜的小天使!至于我会不会有耐心?对于我心爱的人,淘气的小天使,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同意叔本华说的,引导人们通向艺术和科学的最强烈动机之一是摆脱日常生活及其中令人痛苦的粗糙状态和无望的枯燥乏味,摆脱一个人自身总是在变化着的欲望的羁绊。……就像画家、诗人或者哲学家一样,科学家努力要创造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他们中的每个人都使这个宇宙及它的结构成为他的感情生活的支点,这是为了以这种方法去寻找到他在狭窄的个人经历的漩涡中无法找到的宁静与安全。

一封信

在罗曼·罗兰的小说《约翰.克里斯朵夫》中,少年克里斯朵夫受到了克里赫太太的轻视。他无比愤怒,提笔写下了下面这封信。

太太,我不知是不是像你所说的,你错看了我。我只知道我错看了你,吃了大亏。

我以为你们是我的朋友。你也这么说,面上也做得仿佛真是我的朋友,而我爱你们还远过于我的生命。现在我知道这些都是假的,你对我的亲热完全是骗人:你利用我,把我当消遣,替你们弄弄音乐,—-我是你们的仆人。哼,我可不是你们的仆人!也不是任何人的仆人!

你那么无情的要我知道,我没有权利爱你的女儿。可是我的心要爱什么人,世界上无论什么也阻止不了;即使我没有你的门第,我可是和你一样高贵。唯有心才能使人高贵:我尽管不是一个伯爵,我的品德也许超过多少伯爵的品德。当差的也罢,伯爵也罢,只要侮辱了我,我都瞧不起他。所有那些自命高贵而没有高贵的心灵的人,我都看做象块污泥。

再会吧!你看错了我,欺骗了我。我瞧不起你。

我是不管你怎么样,始终爱着弥娜小姐爱到死的人。—-(因为她是我的,什么都不能把她从我心里夺去的。)

谈最喜欢的诗

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知。
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

谈历史学家的三观

历史涉及的只是一个民族生活的极小部分。人民的大部分生活,过去和未来都不会有文字记载。

有一句大家熟知的名句:“有的人湮没无闻,他们死去,无人知晓,仿佛他们从未来过这个世界一样。”

历史学家在追述少数留芳百世的人物时,应永远记住还有许许多多未留下踪迹的人们。他们可能是千百年前的农夫或工匠,过着艰难困苦的生活,随时可能屈从于入侵者的暴力。他们也可能是千千万万个小康境遇的无名小卒,而他们的幸福却常处于被当时的政权和制度吞噬的危险之中。

谈历史过程

小时候,政治课里经常说,事物发展有一个历史过程。当时只觉得是很普通的一句话,现在明白它的涵义了。

什么叫历史过程?就是无法避免的牺牲。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的发展,就是依靠强制低收入来实现国家资本积累。我们的父辈下乡、支内、进国有工厂,不就是用他们的一生为国家的原始积累做贡献嘛?他们的人生就这样被牺牲掉了。这叫历史过程。

一位英国历史学家说:“历史涉及的只是一个民族生活的极小部分。人民的大部分生活,过去和未来都不会有文字记载。”

历史过程无法避免,生命就这样无意义地牺牲和痛苦着。唯愿那些为历史做陪葬的人生不要被忘记。

谈《高老头》

你知道巴黎的人怎么打天下的?不是靠天才的光芒,就是靠腐蚀的本领。在这个人堆里,不象炮弹一般轰进去,就得象瘟疫一般钻进去。清白老实一无用处。……雄才大略是少有的,遍地风行的是腐化堕落。社会上多的是饭桶,而腐蚀便是饭桶的武器,你到处觉得有它的刀尖。”

谈世界是平的

个人的命运很大程度上在于他对未来的理解。

谈硕士学位

其实,在我看来,硕士学位已经越来越不重要了。

论理论和科研,硕士比不过博士;论实务操作,硕士比不过在同样岗位上,已经工作2年的本科生。硕士毕业的时候,就业的难度并不了本科毕业小多少,反而还多了2年的时间成本。但是,在这2年中是否真的学到了东西呢?这也很难说,一无所获、浪费青春的大有人在。

实际上,随着这几年中国高等教育规模的迅速扩张,教育质量已经呈一泻千里的崩溃局面了。博士学位的含金量也越来越遭人轻视,就连教授、博导、甚至院士的水平,也在遭人非议。高学位越来越不能成为成功的保证了。

在这种情况下,考研成绩那么高,人数那么多,说明了什么?

我想引用论坛上一个网友的话,就是这句话引发了我写这篇日志。他说:“考研成绩高得不正常,是社会危机的一种表现”。

文章标题:寻找思想之路小记

文章作者:RayJune

时间地点:又玄图书馆

原始链接:http://rayjune.xyz/2017/03/20/road-to-thought-note/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